2017年高考语文卷——古诗词鉴赏解析

2017-06-22 03:13

  “审美鉴赏与创造”作为语文核心素养的重要范畴,要求在文学鉴赏活动中,具有正确的价值观、审美观;能整体感受作品的语言、形象和情感,展开合理的联想和想象;能对作品的内容及形式作出自己的评价;能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鉴赏文学作品,能具体清晰地阐释对作品的情感、形象、主题和思想内涵、表现形式及作品风格的理解。古诗文阅读与鉴赏是“审美鉴赏与创造”素养考查的重要范畴。卷古诗词鉴赏多年来正是遵循这一要求对学生进行考查。

  古诗词的考查,在选材范围上突出经典性,以唐宋诗词为主体,兼及其他时代诗词曲等。2014年考查杜甫的《奉陪郑驸马韦曲》,2015年考查苏轼的《醉翁操》,2016年考查陆游的《西村》,2017年考查王维的《晓行巴峡》,均为唐宋诗词作品。

  高考古诗词阅读鉴赏的题型多年来稳中有变,体现导向性,追求综合性。一是将古诗词语言鉴赏能力、对诗歌内容的概括能力以及读后感受的表达能力结合起来考查。如2011年卷第13题:阅读张耒《示秬秸》,要求针对张耒的家教联系实际谈谈自己的感受。二是将诗歌鉴赏与课内所学的诗词在内容或手法方面的异同进行对比赏析,如2016年卷第17题:“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山重水复疑无,柳暗花明又一村。箫鼓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这是陆游的另一首纪游诗《游山西村》。结合具体诗句,比较这首诗和《西村》在内容上的相同点和不同点。三是将诗歌鉴赏与古诗文阅读、古今名言名句积累的考查综合起来,如2015年的第17题(2)和第18题,2016年的第18题,2017年第18题。

  卷古诗词鉴赏试题向外进一步延伸,实现课内、课外的有效链接,引导学生拓展利用课内所学的知识和方法阅读课外浅易古诗文。这正是基于学生核心素养的课程评价的必然趋势。

  新考试大纲的修订,注重梳理“必备知识、关键能力、学科素养、核心价值”的层次关系,体现了素养导向,标志着基于学生核心素养的课程评价体系的与建构,将在高考考核目标中落新实,在各学科高考试题中践行。

  卷一直注重古诗词命题的开拓与创新,注重课内与课外联通、必修与选修渗透,经常呈现富有突破性的题型,促进基于学生核心素养的语文课程评价体系的与建构。

  2017年古诗词试题的题型及分值、考核目标定位以及度,基本与2015年、2016年保持一致。2017年诗歌选材清新别致,诗句理解略有难度,但是第15题基本上阐释了诗意,学生应该能够理解。4道试题涉及所学过的课文4篇:陶渊明《归园田居》、王勃《滕王阁序》、杜甫《秋兴八首》、辛弃疾《蛮》,体裁包括诗、词、散文;涉及课外古代诗歌5首,都是古代文化经典。试题考查的视角仍然保持多元化,总体难度基本与2016年持平。

  2017年古诗词阅读注重考查学生积累、运用的能力以及思维能力,主要是古诗词常用意象的理解、赏析能力。

  第15题和第16题,侧重考查考生对“意象”的理解。古人常常通过意象来表情达意,学生通过对意象的分析来理解诗歌的内容和手法,这是考生学习古诗词的基本功。这两题对应《考试说明》中“古典诗歌内容的理解和作者情感的体察”和“古典诗歌语言、表达技巧和意境的赏析”两个考点,与2015年第16题、2016年第15题一样,均考查对诗歌内容和手法的理解与把握。

  第17题考查古诗词对比阅读能力。2017年第17题:同样是描绘山峡,《晓行巴峡》与下列诗句(略)相比,在运用意象、抒发情感方面有何不同?请结合诗句,具体分析。这与2015年第19题,2016年第17题,题型和分值都一样,2015年需要学生回忆篇目《醉翁亭记》后再进行比较,2016年将所要对比的诗歌《游山西村》全部呈现出来,2017年选择了杜甫和郦道元的两句诗并直接呈现,无需学生完成回忆后才能做题,这就大大降低了难度,使试题考查目标直指阅读鉴赏能力。

  第18题考查考生“识记、理解和运用名句名篇的能力”,与2015年的第17题(2)和第18题、2016年的第18题基本一致。这些题目以具体情境为试题载体,以典型任务为主要内容,避免以单纯的知识点和能力点设计考题而导记硬背。第18题的3个小题目均给出了诗词的上句或下句,降低了难度,便于学生作答。

  2017年古诗词鉴赏试题在能力考查中浸润着中华优秀文化,不仅体现了高考语文的选拔性、引导性功能,而且彰显了高考应当承担的文化熏陶和教育功能,在树立民族文化自信、建立民族文化自觉上,充分发挥了语文试卷的特有优势。

  剖析2017年高考诗歌阅读鉴赏试题,可以管窥并探寻基于学科素养的语文课程考核评价。无论哪一种类型的考核评价,试题的命制都应遵循共同的原则:以语文核心素养为考查目标,以情境任务为试题载体,以综合考查为命题导向,追求基础性、综合性、应用性和创新性的有机融合。